WUXIAOJUN 发表于 2007-10-05

              团地妻.美忧


作者:不详
译者:Nino
2007/03/02发表于:风月大陆


  「太太……美忧……美忧……」

  「啊……来了来了……」

  「不好意思,让您等了这么久」美忧听到隔壁真希哭着敲门的声音,赶快把
门打开。

  「太太,呜呜呜呜……」

  「真希太太,又跟老公吵架啦?」

  「不好意思,让妳见笑了。」

  「真希太太,今天我公公婆婆到我家来。」

  「啊?那真不好意思,我们吵架都被他们听到了吧。」

  「是……可能吧……」两家的玄关是共享的,刚刚在家里美忧可以清楚听到
真希的哭喊。这个小区的空间很狭小,美忧家里只有两个房间,大的六塌塌米房
间地板上铺上被褥是主卧房,小的四塌塌米半的现在是小孩跟公婆一起使用。

  「真希,我们家大家都睡了,要请安静一点。」

  「嗯……好。」

  「为什么吵架呢?」

  「唉……该怎么说呢……」

  两个女人坐了下来,一直讲到晚上十一点多美忧才听完真希的事情。

  「时间太晚了……真希……明天再说吧……」

  「美忧……今晚我可以借住你家吗?我……我不想回去……」

  「不回家……妳先生不会怎样吗?」

  「我回去的话,一定会再吵架的……」

  「但……但是……」

  「美忧,妳先生不是出差去了吗……拜托啦……一晚就好了……」

  「嗯……这样吗……好吧……那就一晚唷……但是拜托晚上不要再哭了,那
样会影响到家人晚上睡觉。」

  「我知道了……」

  美忧将真希带到六塌塌米大房间,在自己的被褥旁铺上新被褥,两个女人都
穿着薄T恤钻进被子。

  没有空调的房间里,只有一台电扇转着,美忧躺在电扇旁,真希闭着眼睛,
在较远一角背对着电扇方向躺着。

  (真是麻烦呀……但是托真希先生的福……我们家老公也找到工作了……总
不能一直拒绝人家……)

  「美忧……要一起睡了吗?」

  「啊?哦……哦……」

  把身体转过来的真希,突然抱住美忧,把头靠在她的胸膛上。

  (虽然不是新婚夫妻,但老公工作常常忙得住在公司,很寂寞……)

  美忧像是搂着孩子一样,手腕搂着真希睡去了。

     ***    ***    ***    ***

  (啊……啊啊……嗯……怎么……)

  乳房上传来甜美地刺激,睡梦中的美忧慢慢醒来,映入眼帘的是把脸埋在自
己胸部上的真希,美忧的T恤已经被卷起来,真希的舌头正啪啦啪啦地亲舔着乳
房。

  「停……停呀,真希!……你在干什么……停呀……」T恤被卷起的美忧坐
起来逃离真希的舌头。

  「嘘……美忧……安静……不然我就要大叫啰……」真希坐起身子与美忧对
峙着,强硬地威胁着美忧。坐在被褥上的真希全身一丝不挂,眸子闪烁着妖艳的
目光。隔壁房间睡着美忧的公婆与孩子,两个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僵持着。

  「美忧……我要大叫了唷……我要喊说我的衣服被你脱掉了……」

  「啊……什么……」

  「我……以前……就喜欢美忧了……在美忧面前……我什么都不在乎……」
真希啜泣了起来,手往美忧的大腿摸去,「好希望……今晚能跟……美忧……」

  「这是什么话……不可以!」

  「隔壁的公公婆婆看到这样的话……应该会反对他们儿子继续跟你在一起吧
……」

  「妳……妳说什么……」

  「看到我们这样……一定会逼儿子跟你离婚吧……」

  听到【离婚】两个字,美忧突然失去了抵抗意志。美忧是五年前再婚的,公
公婆婆拼命反对儿子跟自己结婚,但老公还是毅然走进礼堂。有了孩子后,美忧
拼命想要改善与夫家的关系,而如今陷入了这样的困境,全身发硬的美忧坐在被
褥上,不知道怎样才好。

  「嗯……美忧……就这样吧……」真希身体靠过来,双手脱去美忧的T恤。
美忧抓着想脱去自己衣服的双手,摇头拼命抵抗。

  「美忧……别这样……听话……把手放开……不然我要叫啰……」真希边说
着边把美忧的手慢慢用力拉开。脱去了美忧的T恤,真希把身体挤入美忧双腿之
间,两个人的乳房互相摩擦着,真希把舌头强吻入美忧嘴里。

  (啊……啊……不要……好怪……)

  跟男人粗暴的接吻不一样,真希柔软的嘴唇有娇柔的触感,她技巧地吸着美
忧的上下唇,接着用甜美的舌头缓缓刺激美忧的贝齿。彻底针对女人的弱点展开
攻击,美忧体内慢慢升起一团热火,不自觉地主动追索真希芳美的甜唇。

  美忧轻轻吸允着口中真希的灵舌,身体不断扭动,让乳尖摩擦真希的乳尖,
双手则在淋漓的汗水间,不断抚摸滑嫩的背肌。

  「嗯……呜……」乳头间轻微的接触,正好引发了女人最大的性感,美忧的
鼻子中不由得呻吟出来。

  真希突然重重地吻像美忧,把美忧的身体推倒在被褥上。

  「嗯……嗯嗯……」真希握着美忧的手腕,嘴唇慢慢从她的头往腋下移动。

  「啊……啊……」被压被褥上像是喊万岁一样的美忧,因着腋下传来的难堪
快感不断哀鸣。

  在美忧不断摇动挣扎中,真希含住她的乳尖,紧紧抱着美忧全身不断摩擦。
美忧感觉到整个下半身都麻痹了,绝妙的爱抚让花瓣中不断冒出水流。

  美忧的乳头已经勃起得发痛,上半身被执着地连续爱抚30分钟后,真希的
手拉下美忧内裤。

  「美忧……要脱去最后的障碍啰……」

  美忧没有抵抗,闭着眼睛自动把腰抬起来。

  「美忧……妳真漂亮……」就在真希这么说的瞬间,玄关处突然传来敲门的
声音,正激烈纠缠的两具女体瞬间停了下来。



  「对不起,请问我老婆在您家吗?」

  「是的……真希太太……回去吧……」

  「唉……真遗憾……美忧太太……谢谢您的照顾了……」穿好T恤的真希慌
忙穿上鞋子,在隔壁大门后面消失了。

  真希回家后,美忧锁好大门回卧房,已经被点燃的成熟身体,股间还不断分
泌着爱液,只能夹紧大腿躺在床上。

  (啊……真希太太现在应该跟老公开始……)

  美忧幻想着全裸的真希正被男人有力手臂抱住,下体插着有力的阴茎。边幻
想,美忧边用手指抚摸自己满是淫水的阴部。不想再在意隔壁的公婆,兴奋到极
限的女人不断刺激着火热到极点的肉蕾,右手已经完全被沾湿了,强烈快感不断
袭向全身。

  「啊……啊……嗯……呜……」压抑不了的呻吟从喉咙喷了出来,担心叫得
太大声惊醒隔壁的公婆,美忧把脸埋到枕头里。

  「啊……啊……啊啊……咿咿……」阴唇上燃烧着火焰,无意识地脱去运动
衫后,美忧又脱去自己早就湿透的内裤。全裸的女人把脸埋在枕头里,屁股朝天
跪着,不断抚弄自己流满淫液的蜜壷。

  (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强忍着难堪的吟叫,集中全部精神自慰的美忧,没有注意到房门悄悄被打开
了。双腿大开、专注着阴户中强烈快感的美忧,双乳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

  「啊……」美忧吓得魂飞魄散。嘴巴被人摀住,眼前出现的竟是公公的脸!

  「嘘……别出声……别把妳婆婆吵醒……」全裸的公公靠着美优耳朵说。

  「呜……呜……」

  「从一开始我就全部看见了……美忧……妳可真是好色呀……」

  「呜……呜……呜……」嘴巴被塞住的美忧,拼命摇头想要否定公公的话。

  「妳看,身体都兴奋了……这就是证据……没想到我媳妇是这么淫荡的女人
……」

  「嗯……呜……呜呜……」

  「真是不守妇道呀……」

  「呜呜呜……」

  「但是……这种事情如果被我老婆知道的话……看来……大吵大闹是免不了
了……」

  「呜……嗯……嗯……」

  「知道吗?我很担心呢……我的口风是很紧的……当初,我也是赞成你们两
个结婚的……但是……妳婆婆她……」

  「呜呜……呜……」

  「这样吧,一个条件……懂了吗?美忧……」

  用身体把美忧双脚分开的公公,手指往她的花径伸了进去,「这里这么湿了
……美忧……看来需要有人帮你治疗一下……那就拜托我帮帮你吧……」

  「呜……不……不……」美忧拼命挣扎,摇着头想要逃脱公公的身体。

  「妳这个女人不要这么不懂事,如果你自己不要脸……我也没办法了……」

  「呜……」美忧的抵抗慢慢减弱了。

  「想到我的孙子就要没有妈妈照顾了,真是担心呀……我们这么老了……不
知道谁能带他长大唷……」

  听到这样的恐吓,美忧的抵抗完全停止了。公公把摀着的手放开,美忧没有
喊叫,只是低低地啜泣着。

  公公趴上身体强吻她,右手也深入阴道黏膜来回骚动。

  「嗯……嗯……呜……」难堪地哭着的美忧,舌头被公公用力吸着,下体也
被粗暴地玩弄。

  无法抵抗的女体,阴道中还充满着刚刚自慰留下的蜜汁,公公扶住龟头,一
口气就插入媳妇的阴道中。

  「啊啊啊啊……」突然强力的扩张,点燃了还没有满足的身体。美忧的身体
强烈地折了起来,舌头被公公咬住的喉咙中,冒出了快感的喘息声。

  「嗯……嗯……呜……」

  被公公技巧地抽差,美忧的双脚勾上了男人的腰肢,腰部也贪图着快感不断
挺动。舌头被公公强力吸住,快要达到高潮的女人指甲用力陷入男人背肌。

  「啊啊啊啊……」子宫深处喷出热流,强烈的高潮快感让美忧脑中闪烁着白
光。



  「妈妈……妈妈……起床啰……」

  「嗯……嗯……明彦……怎么了……」

  「妈妈……天亮啰……起床了啦……快起来……」儿子坐在美忧的肚子上,
像骑马一样顽皮地前后扭动着。美忧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到被子下自己的双腿
还是打开的。

  (啊……糟糕……我是不是没穿衣服……)

  美忧让明彦从身上下来,抱着被子紧张地坐起来。

  (耶……怎么会这样……怎么穿着T恤……)

  应该已经回家了的真希,正打着鼾大字形躺在美忧身边。

  (是梦吗……)

  美忧把手伸进内裤,确认一下自己的下体。花园里虽然湿湿黏黏的,但没有
被男人注入精液的迹象。

  (是梦吧……)

  美忧走进浴室更换衣物,没有注意到隔壁房间半开的门缝中公公正凝视着自
己,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

  (昨晚自慰还叫那么大声……嘿嘿……这几天住妳家……我会找时间好好疼
爱妳的……)

               【全文完】